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陕西彩色地坪 > 正文
闷声发财!中国社交公司悄悄出海赤子城科技收
更新时间:2021-09-16

  www.ajk92.cn。7月9日,赤子城科技发布上半年数据,社交产品营收暴增,上半年收入预期为10.15-10.65亿元,同比增长超575%。其中,直播打赏、会员订阅等增值服务收入,预期为8.10-8.40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超50倍。

  赤子城当日收盘价上涨了4.7%,总市值为64.4亿港元(约合54亿元人民币)。

  据其公告显示,公司收入增长主要由社交业务拉动,其社交产品上半年平均月活相较去年下半年环比增长超38%。目前,其MICO等主要社交产品避开国内腾讯的锋芒,在中东、北美、南亚、东南亚等攻城略地。

  “跟已形成垄断效应的熟人社交相比,陌生人社交处于一个快速增长状态。”赤子城联合创始人、总裁李平在接受《21CBR》记者专访时说,公司对标美国陌生人社交公司Match Group,其市值已超过400亿美元。

  一位个人资料上写着会说“印尼”语的网友,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分享了直播链接,消息上附印有个人ID的海报,吸引网友前往直播间观看。

  公司成立于2009年,发展初期集中在移动工具产品上。2015年,创始人刘春河抛出“工具必死”的观点,果断调整,启动社交转型。

  “做社交是公司的战略选择,投入了大量人力与时间来做。”李平告诉《21CBR》,工具时代,赤子城在海外积累了数亿用户,为社交产品早期发展提供流量支撑。

  2017年2月,赤子城推动投资的直播平台Kitty Live,与其社交平台MICO合并,这被外界评论为,“海外版陌陌”(MICO)与“海外版映客”(Kitty Live)的融合。

  李平解释,陌陌在国内直播上的表现,证明了陌生人“社交+直播”的商业化潜力。MICO日活用户达到数百万,通过新增的直播功能,可将产品流量快速变现。

  MICO所在的东南亚、中东等地区,限于电信网络、支付工具等基础设施,移动红利一时未爆发,疫情意外加速了产品的扩散。

  2020年,赤子城社交业务规模实现突破,社交产品累计下载达1.83亿次,平均月活达1136万,用户黏性和使用时长亦保持稳步增长。

  当家产品的MICO,登上了71个国家和地区App Store社交应用下载榜第1,进入86个国家和地区Google Play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。

  2021年上半年延续了增长,社交产品平均MAU达1823万,相较去年下半年环比增长超38%。

  今年上半年,MICO在瑞士、比利时、爱尔兰、加拿大等多个欧美国家取得突破,进入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,亦在瑞典、葡萄牙等国家登顶。

  李平表示,今年社交产品目标是月活跃用户量增长一倍,从前六个月表现,预见能在年底内实现。

  据他透露,就目前为止,“MICO贡献收入是最大的,”其上线时间较久,积累的核心用户量也相对更多。

  李平表示,与赢者通吃的熟人社交相比, 具有猎奇特性的陌生人赛道,用户群体因地区、年龄等差异,需求也不尽相同,“很难有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,能够覆盖全球所有市场”。

  其中,当家的MICO主打直播社交,包含丰富的直播生态,兼有视频群聊等功能,已发展成为多个区域的主流社交平台。

  在中东地区,语音社交产品YoHo颇受欢迎,已成该市场前二的语音社交平台。改革创新打造炎陵材料产业“硬实力”,据分析,受宗教等因素影响,有些用户难以接受面对面视频交流模式,语音降低了使用门槛。

  今年,YoHo成功打入发达国家市场,进入加拿大、葡萄牙、丹麦等欧美国家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。

  主打视频社交的Yiyo,在短时间内匹配心动的用户,则受到年轻人的青睐,在土耳其、印巴等地表现出色,产品全球适配性更强,用户已扩展到北美、欧洲等。

  李平称,垂直细分领域有很多机会,比如印度某些地区喜欢在打扑克时社交,美国的校园社交也存在需求,“今年正在大力拓展到欧洲和日韩市场。”

  MICO主要靠礼物打赏,Yiyo则靠会员及提供匹配成功率的道具等,产品营收增速非常快。

  腾讯的“社交+游戏”的路线,已证明商业上可行性,赤子城看好这一模式的潜力。

  近两年,赤子城加大中重度游戏的布局,研发了以内购为主要变现方式的合成类游戏Merge Wonders等产品,游戏团队已有近200人。

  “我们有足够的耐心,希望将来重度精品游戏营收爆发,与社交产生更多协同的作用。”李平说。

  截至2021年6月30日,公司游戏应用下载量达2.09亿,较上季度末上升约15.7%。

  “中国互联网的产品模式、商业模式,确实太发达了。”李平说,国内公司出海大优势,是商业模式的复制性。

  以MICO为例,国内从2016年就进入视频时代,社交与直播的商业模式结合,在中国得到验证,可顺势转移到海外市场。

  “产研团队,对视频产品有更多理解,到今天相当于积累了将近5时间。”李平表示,赤子城技术人员占比超过一半,为支持多款产品,他们建立技术中台,将音视频等技术作为公用资源,供不同的产品去使用。

  “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过程,是一个重新做的过程。”李平认为,赤子城在本地化下更多的功夫,比如做完中东市场,再去东南亚国家,不同的地区文化背景、经济水平等不同,产品也要有所调整。

  以直播画质为例,中东地区网络环境较好,视频质量做一些优化;反观印度市场,整体网络较差,充满更多的不确定性,会根据网络强弱,对视频质量进行针对性地调整。

  MICO将阿拉伯语版本中文字的阅读,顺序为自右至左;直播模块中的礼物,比如国内的火箭、飞机等元素,大部分也不能使用,“不够本地化”。

  赤子城阿拉伯用户产品中,打赏礼物为钻石、跑车等中东用户偏好的财富象征元素;美国版本,MICO在礼物、表情特效中则加入了个性化元素。

  公司在每个国家均设有大区经理,通过招募本土化的员工,与当地明星、网红等建立了深度合作据悉,海外加国内的运营人员,人数超过200余人,运营核心人员来自早期中兴、华为等海外团队。

  当下复杂的国际环境下,面临了不小的政策监管风险。2020年6月,被国内创业者寄予厚望的印度市场遭封禁,至今多款中国团队开发的产品仍未再上架。

  未来5年,全球开放式社交市场内有望发展成千亿美元规模,赤子城有足够的空间。